返回顶部
信箱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汉阴新闻网-主流媒体,汉阴门户 >> 人文汉阴 >> 汉阴文苑 >> 正文
母亲的记忆
作者:伍昆山    人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1-21

  近日,闲读韩前总统朴槿惠女士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中关于母亲篇章,想起远在故乡的母亲,便作此文,以为遥敬!

  母亲,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那么的让人敬爱,这种敬爱是那种血浓于水,从自身内心深处迸发喷涌出来最为真切的一种感情,这样的感情不带有一丝一毫的人情成分,却总是让人在某个时段、某个地点,思考的最为多,想念的最为多,受益的最为多……

  前些日子,因以许多日子未能回家看望,母亲的身体不是很好,但却一直对我有所隐瞒。其实,在家中周围亲朋好友的眼里,母亲算是一个成功的女士,她的教育促使我和姐姐都有一份能够填饱肚子的职业,这种的“成功”的背后却是和天下母亲一般那样的对自己子女的感情,母亲能够把自身这种的感情化作对我和姐姐那种长达二十余年的教育,也算是位不识字的“先生”罢!

  儿时,我对母亲的印象总是一种无所不能的,因为一件衣服从母亲手里经过,姐姐穿不了的时候我居然也能穿,而丝毫却看不出这是女孩子的衣服,直到衣服到我穿不了的时候,又能变成我们脚上崭新的布鞋,我现在对很多老物件感兴趣,或许也就是对着那个时节生活的一种留恋。

  每当我想写一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会不禁的想到过去的生活,因为过去的生活,饱含着母亲对我和姐姐的教诲。

  母亲也不是一如既往地和颜悦色,她的变化是随着我和姐姐在成长过程中的变化而变化,当我随着大家伙钻进别人的臭水沟偷黄姜卖钱的时候,母亲会是先带着我去给黄姜的主人跪下认错,然后再回来一个人独自的流着泪水,用泪水责备着自己没有教育好我,而我看到母亲流泪,我也会默然的立在母亲身旁,用手帮她拭着早已被泪水浸湿双鬓的头发,母亲的头发一直以来都是浓密黑亮,这次回家,母亲在厨房忙碌着给我做饭时,我站在旁边学着母亲做饭的技艺,却发现那浓密黑亮的头发早已被夹杂着银白色的所代替,那个在我心里无所不能的母亲,现在却已是近知命之年的女性,而那个曾经侧卧于母亲双膝的我,也是年近三十的青年。

  在家里,母亲总是喜欢白天不停地忙碌着,让我不见到她的身影。漏夜时分,母亲却不知何时独坐在一楼,静等着我。母亲这时候最喜和我聊着家常话,黄色灯光映衬下母亲的皮肤显出一副老态,我不喜欢这样的场景,故每每三言两语便就结束了我们之间所有的话题。留下母亲有人独坐,不停地用手玩弄着手机。关于手机,我也曾不止一次的直言母亲,母亲有眩晕症,每当母亲玩手机的时候我便用着各种的词汇来抨击这样的行为,母亲无言以对,只能扔下手机,望着窗外发着呆。其实,后面我也慢慢发觉到,母亲现在的的生活并不是我所见到的那样,母亲内心的孤独是无法向周围的人用言语所能描绘的,母亲用自己的方式来努力充实着自己,手机或许是最为直接,最为简单有效的方式,何况母亲是一位不识字的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在手机的另外一端,她不仅是希望作为儿子的我能够在身边陪伴着她,在她心里,还有一个值得她日夜牵挂的人,那个人正是我姐姐……

  作为子女,或许我们生活的更好,那便是母亲最为乐见的罢!

人文录入:唐福磊    责任编辑:唐福磊 

分享到:
  • 上一篇人文:
  • 下一篇人文: 没有了
  • 精彩图片
    通知公告
    视频分享
    热门新闻
    党群网站
    政府部门网站
    乡镇部门网站
    其他网站链接
    Copyright 2011-2015 汉阴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单位地址:陕西省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24号
    联系电话:5212429 5219117
    网站信箱:[email protected]备案号:陕ICP备05002552号